1. <form id='abbbf'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信用卡透支350万被抢光 老板夫妻偷渡非洲成苦力

                2015-05-12    来源:法制网        8条评论
                导读: “一年多,光抢劫就遭遇了3次。”吴某说。有一次,他坐个摩托车去菜场买菜,路上就被人从车上拽下来,将他的包抢走。“钱没了,人还受了伤。”吴某说,还有一次,他和妻子在乌干达的暂住地,不法分子踹门入室,用刀逼着他俩洗劫了他们的“家”,好在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值钱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原本是叱咤商海、令人艳羡的贤伉俪,但盲目的扩张让他们债台高筑。为了周转资金,这对浙商夫妻恶意透支多家银行信用卡共计350多万元,之后便潜逃出境。今年春节前,公安部、江苏、苏州、常熟四级公安机关组成境外追逃工作组,远赴东非高原乌干达展开抓捕。目前,两名嫌疑人均已到案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天,江苏省公安厅经侦总队通报“猎狐2015”工作情况,披露了这一案件详情。令人唏嘘的是,境外并非“天堂”,这对老板夫妻刚到乌干达便遭遇抢劫,变得身无分文。为了谋生,两人分隔两地,一个看起了水果摊,另一个则成为工地苦力。

                透支350万被抢光

                【案发】:生意失败,老板夫妻恶意透支350多万

                去年8月,江苏常熟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连续接到多家银行报警,称吴某、郑某夫妇办理的信用卡严重透支,经多次催缴仍不归还欠账,现在两人已经失联,有恶意透支信用卡之嫌。民警经过梳理发现,吴某夫妇办理的信用卡涉及七八家银行,恶意透支款项达350多万元。由于银行认定恶意透支有一个过程,到案发时,吴某夫妇早已不知去向。根据出入境记录,警方确认两人已经于去年年初潜逃出境。

                吴某夫妇缘何要恶意透支这么多钱?这得从两人的身份说起。吴某夫妇都是浙江平阳县人,2010年,两人来到常熟招商城从事童装销售生意。夫妻俩继承了浙江人的“生意经”,加上能吃苦,很快生意便风生水起,郑某也在常熟招商城的生意圈里成为小有名气的“郑姐”。为了周转资金方便,2012年夫妻俩办理了多家银行的信用卡,之前一直正常还款。

                2013年,看到生意大好,吴某夫妇决定扩大经营。通过民间拆借资金,两人很快便在长三角地区布局了5家实体店。盲目的扩张并没有为两人带来增值的效益,反而将他们逼入困境。到了2013年中旬,由于生意失败,吴某夫妇债台高筑。为了翻本,两人又回老家拆借到一笔资金,请了一个团队做网店,但生意依然没有起色。到了2013年下旬,讨债的人陆续上门,夫妻俩只得恶意透支信用卡支付高利贷。

                去年1月1日,一方面为了逃避债务,另一方面也想着到境外“淘金”还债,吴某夫妇登上了去往东非乌干达的航班。“案发后,我们到吴某夫妇的老家走访,得知他们应该藏身于乌干达。”常熟经侦大队大队长顾晓春介绍,但由于吴某夫妇几乎借遍了亲朋好友的钱,所以其老家的亲戚提起两人怨言很多,并不愿配合警方工作。“想通过其家人将两人劝返,几无可能,于是我们考虑出境抓捕。”顾晓春说。

                【猎狐】:微信照片比对街景搜出藏身地

                今年1月27日,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向江苏省公安厅发出《“2015”境外追逃通知书》,明确由国合局牵头,公安部、江苏、苏州、常熟四级公安经侦条线共6名民警组成境外追逃专案组,对潜逃至乌干达的吴某夫妇开展境外缉捕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据前期工作掌握的线索,警方得知2月8日星期天吴某夫妇将参加一个重要活动,这是一个绝佳的抓捕时机。经过紧张的办理出境手续,2月6日深夜,追逃民警踏上了飞往乌干达的航班。“当时还是相当忐忑的,因为手上掌握的信息很少。”常熟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综合中队中队长王银华说,由于吴某夫妇潜逃境外多日,警方在国内能调查到的信息很少。“我们只知道两人的身份信息,大概的活动范围为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地区,以及从吴某亲友获得的少量线索,说‘两眼一抹黑’一点都不为过。”王银华说。

                经过近20小时的飞行,当地时间2月7日下午1点左右,追逃工作组顺利抵达乌干达。为了争取时间,一行人马不停蹄前往中国大使馆及国际刑警组织,展开工作。在大使馆及乌干达警方的协助下,当天傍晚,追逃小组明确了吴某夫妇将参加活动的地点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乌干达的居民以黑人为主,坎帕拉当地也有不少华人,相互间比较熟悉。所以对于我们这样的生面孔,一旦出现很容易引起嫌疑人的警觉。”王银华说,为此第二天一早的抓捕行动他们将嫌疑人大头照交给乌干达警察,由他们进入活动地点实施抓捕,追逃小组一行人则躲在事先租借的一辆面包车中,悄悄观察进入活动地点的每一个华人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直等到中午,吴某夫妇都没有出现。综合多方因素,追逃小组判断,吴某夫妇可能是临时没有参加此次活动。但如果要等下一次活动,还要一周时间,这条线索不得不放弃了。接下来的两天,追逃小组开着车开始在坎帕拉逛大街,寻找吴某夫妇的藏身地。庆幸的是,这一工作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。根据前期掌握的点滴线索,追逃小组推测并找到两人的可能住所地。

                连夜奔袭和时间赛跑,潜逃丈夫睡梦中落网

                不久,国际刑警传来消息,证实了追逃小组的推断。2月11日下午,第二次抓捕行动开始,但意外再次发生。追逃小组通过当地的中间人联系“郑姐”,本来已经确认其在家中,但当民警上门时,门开着,屋里却没有人。而中间人再次联系“郑姐”时,她已经明显在撒谎了。“肯定是把她惊动了。”顾晓春的头一下子大了,但他很快意识到,这个时候更需要冷静。

                经过仔细观察,追逃小组发现,“郑姐”居室中的布置像是独自居住,那么吴某去了哪里,两人是不是分开了?经过中间人的询问,追逃小组得知,吴某在200多公里外的一个由中国承建的水电站建筑工地上打工。追逃小组立即兵分两路,一路继续在郑某居所外蹲守,另一路连夜赶往水电站工地。“当时情况非常紧张,郑某已经被惊动,她很可能通知丈夫跑路,我们要和时间赛跑。”顾晓春说。

                乌干达地处东非高原,境内湖泊、山地密布,而吴某藏身的水电站建筑工地就藏于深山。“200多公里的山路,又是走夜路,多次险象环生。”参与抓捕吴某的追逃民警说,抵达水电站工地时,已经是凌晨3点。稍作休息后,早上6点多,民警便找到了水电站工地负责人。一听中国警察在找吴某,该负责人很是直爽,“有这么个人,昨晚还和我喝酒咧,醉了,还在工棚里睡觉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工地负责人的话让追逃民警异常兴奋,立即移步工棚。果然,吴某满身酒气,还在打着呼噜呢。“事后我们查看吴某手机才发现真是悬啊,就在我们赶去抓捕的路上,郑某已经发了多条微信息告诉丈夫,中国警察找来了。不过,吴某喝醉了,并未看到这些信息。”顾晓春说,如果不是连夜赶过去,那吴某很可能再次逃脱。

                攻心为上,丈夫劝说妻子投案

                吴某落网,追逃小组立即协调乌方办理遣返手续。在等待手续办理的过程中,追逃民警开始寻找郑某的下落。“很难,她已经被惊动了,切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。”王银华说。通过吴某,警方掌握了郑某的联系方式,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。为了让郑某露面,追逃小组选择攻心计,不断给郑某发微信,告知其丈夫已经被中国警方抓获,马上将要押解回国,希望其在2月14日下午7点前出面办理相关手续,微信中还留了顾晓春在乌干达的手机号码。不过,几天的工作下去,郑某始终无动于衷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没用的,只有我能说服她。”提审吴某时,他显得很配合,主动提出劝说妻子投案。随后,吴某通过微信向妻子发送了三段语音,回忆了在乌干达的艰辛,赚不到钱的无奈,以及思乡之情。当晚,郑某主动联系顾晓春,表示听从丈夫规劝,愿意主动回国自首。但她提出能否延缓到年后,她将手头的事情处理好即回国。此时已近年关,追逃小组当即同意其过完春节后再回国自首。

                大年初一,在中国驻乌干达大使馆及追逃小组的多方努力下,吴某的遣返手续终于办好,追逃小组踏上归程。“在乌干达过了年,没能回家团圆,但行动成功,也值了。”顾晓春说。

                3月14日,常熟警方如约接到了郑某的电话,她已经登上了回国的飞机。3月15日早上9点,王银华和同事前往浦东机场准备相关交接手续。中午两点左右,飞机落地,一个个子小小,皮肤略黑的中年女性由边防人员移交给常熟警方。“很难想象,她就是曾经叱咤商场、风风火火的‘郑姐’。”王银华说。郑某满眼疲惫,在踏入国门的那一刻,还轻轻地说了声“总算回来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【嫌疑人说】:老板夫妻成苦力,一年遭三次抢劫

               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,潜逃境外的嫌疑人都似乎去了“天堂”,过着神仙般的生活,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说起在乌干达生活的一年多,吴某夫妇可谓一把辛酸泪。“刚到没多久,我们就遭遇抢劫,带过去的钱全没了。”吴某说,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他们夫妻俩都是靠在乌的老乡接济,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。之后,为了谋生,夫妻俩分居两地。郑某去给当地一个老乡看水果摊,挣点生活费。吴某则到了水电站工地,名为做生意,但很多时候,他就是在工地上做苦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一年多,光抢劫就遭遇了3次。”吴某说。有一次,他坐个摩托车去菜场买菜,路上就被人从车上拽下来,将他的包抢走。“钱没了,人还受了伤。”吴某说,还有一次,他和妻子在乌干达的暂住地,不法分子踹门入室,用刀逼着他俩洗劫了他们的“家”,好在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值钱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我过够了。”吴某说,这次常熟警方找到乌干达,他很意外,但也觉得亲切,“在乌干达也赚不到钱,自己做错的事,终究要还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目前,吴某夫妇涉嫌信用卡诈骗一案已由法院开庭审理。

                数据微信公众号
                长按上图二维码关注更多信息

                有问题 找 做调研 更专业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聚焦最新、最热、最有价值的产业资讯,追踪全球最热行业市场分析,提供最全面实时调研数据,全面提升您个人及企业的核心竞争力,一切尽在数据。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“千里眼数据调研网”,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。

                全文链接:http://www.azeup.com/yuleshichang1505/831984YB2E.html